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重生之女将星 > 番外三:(燕秀)长相思(下)
听书 - 重生之女将星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番外三:(燕秀)长相思(下)

重生之女将星 | 作者:千山茶客| 2020-02-13 10:37 | TXT下载 | ZIP下载



每次燕贺出征的时候,夏承秀都会在府里等着他。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等,最终等来的却是噩耗。

燕贺走后的第一年,所有人都认为夏承秀会以泪洗面,终日哀伤,但她表现出来的,是令人心惊的平静。

慕夏被她照顾的很好,林双鹤时常来看看。夏承秀仍然会笑,有条不紊的做着手里的事,只是有时候夜里醒来的时候,会下意识的试图摸一摸身边的人,直到手触及到冰凉的床褥,似才察觉温暖自己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终是慢慢的沉默下来。

燕贺走后的第五年,燕统领和燕夫人主动劝夏承秀改嫁。夏承秀这个年纪,并不算大,朔京城里也不是没有寡妇改嫁的。她性情温和柔婉,又是夏大人的女儿,来说道的人家里,未必没有好的。被夏承秀婉言谢绝了。

夏承秀道:“我有慕夏,就已经够了。”

京城里新开了“咏絮堂”,夏承秀常常去帮忙,她将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满满当当,从容的继续过着没有了燕贺的生活。禾晏常常来找她说话,夏承秀知道她是担心自己,不过,自小到大,她就是一个并不会让人担心的性子。就如当年燕贺第一次看到的她那样,从不让自己吃亏。

燕贺走后的第十年,慕夏已经有了个小少年的模样,他眉眼生的很像燕贺,又比燕贺多了几分秀气。枪术已经耍的很好。禾晏与肖珏得了空都会来指点他的剑术。他时常挑衅肖珏,束着高高的马尾,手持银枪,道:“肖都督,再过几年,你必成我手下败将。”

当然,结局就是被肖珏丢到了树上。不过,他虽没打得过肖珏,却是借着比试的名义在肖遥的身上找回了场子,所谓“父债女偿”。

燕贺走后的第十五年,慕夏有了喜欢的姑娘。

少年人正在看着手中的东西发怔,见母亲进来,忙不迭的藏起心上人送自己的香囊,夏承秀了然一笑,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你很喜欢这个姑娘啊?”她问。

燕慕夏下意识的反驳,“谁喜欢她了?”耳根却悄悄红了。

夏承秀摸了摸他的头:“那你记得对她好一点。”

少年故作镇定的别开目光,憋着一张红脸,没什么底气的道:“哼。”

燕贺走后的第二十年,燕慕夏娶了户部尚书的千金,正是他十五岁喜欢的那个姑娘,诞下一个女儿,取名燕宝瑟,小字袅袅。

燕慕夏对袅袅母女很好,当年朔京城中传言归德中郎将燕南光是个妻管严,如今见到燕慕夏待妻女的模样,才知是子承父业,一脉相承。

袅袅长得像娘亲,和祖母夏承秀最亲,她的性子亦不如燕慕夏飞扬,也不如娘亲活泼,旁人都说,极似当年的夏承秀,温和沉静,柔软坚强。

燕贺走后第二十五年,五岁的袅袅在府中玩耍,从祖父旧时的床底下翻出了一个布包。

燕贺的书房,这些年一直没有人动过,保持着原先的模样,每日都会由夏承秀亲自打扫,一坚持就是二十多年。没留神叫袅袅溜了进去,袅袅个子小,钻到了书房里小塌最里面,竟找到了被红布包着的宝贝。想了想,袅袅还是献宝般的将布包交到了夏承秀手中。

时隔多年,再看到燕贺留下来的东西,夏承秀抚着红布的手竟有些颤抖。她打开布包,日光从窗外透进来,晒的她微微眯起眼睛,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老了,眼睛不如过去清明,看了好一会儿才看清楚,那是一本书,上面写些《欢喜游记》。

这书已经存放了很久,书页全然泛黄,又因终日放在阴暗处,有种腐朽的潮意。袅袅早已被院外的百灵吸引了目光跑了出去,夏承秀目光长长久久的落在这书页上,终是想起当年的某个春日,她随着表姐前去泗水病踏青赏花,曾遗落的那本书来。

那时候她才十六岁,正是最好的年华,就在那个时候,春日里,泗水病的纸鸢缠缠绕绕,少年一刀斩断了对面姑娘的情丝,果断的像个没有感情的恶人,一转身,却在另一人身后,拾起她遗落的游记,珍藏了这么多年。

她缓缓地翻开书页,随即愣住了。

书籍的扉页,不知何时,被偷偷摸摸写上了一行小字。

“花深深,柳阴阴。度柳穿花觅信音。君心负妾心。”

字迹刚硬轻狂,一看就是男子所书,她并不陌生,那是燕贺的字迹。

时光倏忽而过,一瞬间,似乎能穿越多年的岁月,看见对面银袍马尾的轻狂少年坐在案前,烦躁不安的咬着笔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在扉页上写下了这么一句饱含委屈和埋怨的诗句。仿佛怨妇痛斥心硬如铁的负心人一般。

谁能想到这是燕贺能做出来的事?

夏承秀愕然片刻,“噗嗤”一声笑了。

日光温柔的落在她发间,将她已生的星点白发都模糊了,笑靥如花的模样,如第一次动心的的二八少女,净是甜蜜与开怀。

当日夜里,她就见到了燕贺。

他如多年前一般,穿着簇新的银袍,姿态狂妄又嚣张,站在她面前。而她穿着鹅黄的薄裙,袅袅婷婷,站在他面前,语气平静的质问:“你为什么拿走我的书?”

少年人原本不可一世的神情迅速变化,慌乱转瞬而生,却还要竭力维持镇定,轻咳一声道:“是我捡到的,就是我的。”

“你还在上面乱涂乱画。”她温和的指出他的恶行。

燕贺的脸更红了,辩解道:“那不是乱涂乱画.......”

“不是乱涂乱画是什么?”

“是.......”他烦躁的拨了一下马尾,语气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凶狠,尾音却带了一丝几不可见的委屈,“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夏承秀盯着他不说话。

他如纸老虎,问:“你.......你看我干什么?”

夏承秀忍不住笑了。燕贺不知所措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似是被夏承秀的笑所感,也跟着笑了起来,踌躇着伸出手,想去拉夏承秀的手.......

“啪”

风把窗吹的猛的作响,夏承秀睁开眼睛,没有燕贺,身侧的床褥空空荡荡。她默然望着帐子半晌,慢慢的坐起身来,赤脚下了床。

夜深了,地上很凉。

这是燕贺走后的第二十五个春日,她从梦中醒来,悲不能寐,慢慢的坐在地上,将头埋进膝盖,这么多年间,第一次无声痛哭起来。

日子说过的慢,一日也是漫长,说过的快,眨眼就是一生。

燕贺走后的第三十年,夏承秀病故了。

子孙们守在她塌前,这女子一生沉静温和,永远从容和婉,临终之际,只将一本书交到了燕慕夏手中,嘱咐他将自己与燕贺合葬。

棺椁入土时,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晴日,泗水滨的纸鸢落满长空,芍药开的嫣红多情,如多年前的某日,他从满是新柳的长堤走来,俯身拾起的那本游记,却在无意间,遗落了满心欢喜的少年心事。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