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重生郡主拽上天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四人赛马
听书 - 重生郡主拽上天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一百五十一章 四人赛马

重生郡主拽上天 | 作者:彦子书| 2020-03-26 10:43 | TXT下载 | ZIP下载



林倾倾二人抬头,只见屋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两道红色身影从门外走进来。

“咦?你们二人穿的衣服竟然一样?”

董贺兰正在吃点心,听见动静,一抬头忍不住好奇的问一句,这句话问完,她放下手中的点心又仔细看了看两人道:“不对,还是不一样的。”

说着她上上下下将二人打量一眼道:“阿婉裙摆上的图案是海棠,阿宁裙摆上的图案是山菊?”

听见董贺兰对自己的称呼,黎婉轻轻笑笑与轩宁对视一眼,黎婉还好,轩宁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喊她阿宁,也就只有董贺兰这没心没肺的丫头敢这般喊了。

“吃好了吗?吃饱了我们就去赛马如何?”

黎婉在董贺兰身边坐下,笑眯眯看她一眼。

董贺兰闻言脸颊一红,低头看了眼自己旁边已经见底的盘子,又看了眼林倾倾身边纹丝未动的盘子,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吃好了,要去赛马吗?”

这话说完,董贺兰动作忽然一顿,蓦地抬起头来,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黎婉又重复道:“我刚刚没听错吧?你方才说赛马?!”

黎婉点点头。

董贺兰脸上瞬间露出一丝笑,她打了个饱嗝,兴奋的拉着黎婉的衣袖道:“那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走吧!”

也不怪乎董贺兰这般激动。自从黎婉生辰那日之后,她便再也没机会出过自己的院子。她家老爹说她再过两年便要及笄了,得好好收收性子,让她在院里绣花。天知道她有多憋闷,一双手被绣花针扎了不少血洞不说,就连她平日里喜欢的刀剑都不知道被收去了什么地方。

可实际上,她才十三啊,距离及笄还有两年。也不知道自家老爹哪里犯病了,突然将她关在院子里,这几日闷在院子里,她险些疯掉。

林倾倾虽然未说话,但盯着黎婉的眸子也是亮晶晶的,显然很是期待。

看见二人这样,黎婉失笑,站起身道:“走罢,你们现在回去也来不及,便先在王府的马厩里挑一匹马如何?”

林倾倾三人毫无意见。

黎婉自然选了月白,其他三人说黎婉赖皮,月白乃是漠北战马的崽,若是跑起来自然比旁的马速度快。黎婉无奈,只能答应她们三人让她们先跑五十步,自己再追,三人这才妥协。

董贺兰选了马厩中看着最强壮的一匹黑马,林倾倾选了一匹枣红色的马,轮到轩宁时,她仔细瞅了瞅,选了一匹外表看着与月白模样相似的马匹。

这下子,黎婉二人骑在马上,从背影根本就分不清楚二人。

见此,董贺兰鼓了鼓腮帮子,有些羡慕的对身边的林倾倾道:“喂!咱们下次也穿这样的衣服好不好?”

“不好。”林倾倾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董贺兰一脸受伤的看着她,林倾倾白她一眼,牵着自己的马儿往前走了几步,这才回头看一眼董贺兰道:“我是怕你干了什么蠢事,让我替你背锅,毕竟之前你这样的事情可没少干。现在若是我们穿了一样的衣服,我更是有理说不清了。”

说罢,她便牵着马除了马厩。

董贺兰:“......”

她脸颊红了红,牵着自己的马跟上,对着林倾倾的背影颇为不满道:“我什么时候干过蠢事儿?”

回应她的是林倾倾沉默的背影。

几人很快便牵着马到了瑛亲王府门口。

“我让你们五十步,我随后跟上如何?”

一出王府大门,黎婉牵着月白在大门口停住,看着轩宁三人挑挑眉。月白打了个响鼻,低头蹭了蹭黎婉的脸颊,像是在附和黎婉的话。

轩宁三人此时已经翻身上了马背,听见黎婉的话,三人彼此之间看一眼,而后才看向地上的黎婉道:“说好的五十步,不准耍赖啊。”

三人挑的马匹都是王府平日里驯化的比较温顺的马儿,即使三人是第一次与这些马儿接触,三匹马却仍是很给三人面子。

“自然。”

黎婉牵着月白,丝毫没有翻身上马的迹象。

轩宁满意的点点头,摸摸自己选的白马,悄悄在它耳边道:“待会儿好好表现,若是我赢了,我便让月白给你做媳妇如何?”

那匹白马像是听懂了轩宁的话,耳朵骤然束起,响亮的打了个响鼻,马眼里一瞬间好像多了一丝势在必得。

月白是从漠北专程带回来给黎婉的,所以,它不论从什么方面来说它都是无可挑剔的。若是从外表来看,它毛色鲜亮,眼神水润,绝对是上佳。而且,最重要的,月白在众多马里面是最特殊的,它竟然有自己单独的屋子!且吃的干草也是最上等的!

黎婉自然不知道轩宁竟然打起了月白的主意,不过就算知道了,想必也不会随着轩宁的心的。

马背上,得到白马的回应,轩宁满意的点点头,而后对身子两侧的林倾倾鱼董贺兰二人道:“开始吧?”

“好!”

二人齐齐点头,轩宁开始倒计时,数到一时,三人身子附在马背上。

随着轩宁嘴里那个一字落下,三人一扬马鞭,身下的马儿瞬间便冲了出去。尤其是轩宁,她身下的那匹白马今日不知为何速度突然快了起来,很快便将林倾倾与董贺兰落下许多。

“哈哈哈!痛快!”

轩宁一马当先,脸上掩不住的兴奋。

瑛亲王府门口,黎婉盯着前面三道背影,嘴里慢慢数着,“四十七,四十八,四十九......”

数到四十九的时候,她身姿利落的翻身上马,眼神盯着前面三人,嘴里缓缓吐出两个字,“五十......”

随着五十这两个字出口,不待黎婉挥鞭,她身下的月白像是能听懂她的话一样,瞬间便冲了出去,速度之快,令人侧目。

瑛亲王府几乎占了大半个昌隆街,所以挨着王府这条街道,平时基本没有什么行人,所以几人才敢这般肆无忌惮的在大街上赛马。

“驾!”

轩宁一马当先,却丝毫没有停歇,她骑在马背上,一手扬鞭,一手紧紧抓着缰绳,脸上是前所未有的畅快与兴奋。

自从黎婉八岁那年回到京城时,她便时刻想着能有机会与她一同赛马,一同舞剑,一同喝酒。她比黎婉大两岁,从她记事开始,便有人时常在她耳畔说她还有一个妹妹,是王叔的孩子,说若那个孩子回来了,大家就都不喜欢她了。

她那时年纪小,轻易便被骗了,所以在黎婉回到京城第一次进宫时,她趁人不备怒气冲冲的将那个一身红衣的小团子堵在墙角,气鼓鼓的问道:“喂!臭丫头,你回来是不是与我争宠的?”

当时她虽然语气不好,但实际上,她很是喜欢这个软软糯糯的小团子。那个小团子是真好看啊,唇红齿白,眉眼精致,尤其是那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就像是夜晚闪烁的星光。

小团子不言不语,盯着她看了半天,忽然哇地一声哭了。

她从来没听到过那么响亮地哭声,几乎能将屋顶给掀了。

当时她对她并无恶意,甚至从心底是喜欢她的,所以,那个小团子一哭,她顿时慌了,忙蹲下身子哄道:“喂!你别哭好不好?我这里有点心,给你吃好不好?”

她说的点心正是梅花酥,是父皇专程派人从西街巷苏记铺子买给她的,只剩下最后一块,她放了一天舍不得吃,但见眼前的小团子哭,她又有些心疼,所以忍痛将最后一块梅花酥给了她。

果然,小团子看见梅花酥哭声立刻止住了。可还不待她开心,就见小团子一把抓过梅花酥藏起来,而后又扯开嗓子大哭起来。

声音嘹亮,三里之内可闻。

当时父皇与王叔正巧在御花园下棋,母后兄长他们也在,听见这边的哭声,立马温声赶过来。

见到她蹲在那个小团子身前一筹莫展的模样,除开王叔,其他人,就连同疼宠她的大哥也认定是她欺负了她。

可实际上,她什么也没做,还给了梅花酥给她吃。

她当时颇为委屈,丢下一句再也不理你了便跑了。

再之后,宫中不知怎么就传出她与那个小团子不睦的事情,就连民间也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可她明明什么都没做。每次见到那个小团子时,她都忍不住去接近她,可她却像是很排斥她,每次见面都要与她掐架。

于是,二人关系便愈来愈差......

可如今......

马背上的轩宁唇角轻轻扬起,她也有妹妹了,那个小团子现在终于不对她冷眼相向了。

想到这里,轩宁回头看一眼,就见一匹白马速度极快的往这边冲过来。

马背上,那个俏丽的少女一脸笑意,扬声道:“你可得再加把劲儿啊!当心我赶上你了!”

听到少女清脆的声音,轩宁眉头微挑,身下马儿速度不慢,“先追上我再说!”

说着,她一扬马鞭,又对着身下的白马道:“你要是再不快些,可就被月白追上了,如果这样的话,你这张马脸往哪里放?月白可不会喜欢你这样的。”

随着轩宁的话音落下,她身下的白马忽然像是离弦的箭矢,速度瞬间快了许多倍。

马背上,轩宁看着身下的白马摇摇头,原来现在连马都嫌丢脸了?

“喂!你们等等嘛!做什么跑那么快?真欺负人!”

落在最后的董贺兰看着前面的三道身影,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句,颇有些无可奈何。方才在瑛亲王府时,点心吃多了,这会儿不过骑了会儿马,胃里便翻腾的厉害。董贺兰不住在心里责备自己贪吃,若是方才没吃那么多,现在肯定会追上那三个人的吧?

但为时已晚,她的速度渐渐慢下来。

前面三人根本未曾听到董贺兰的话,三人此时间距极小,轩宁在最前面,接着是同样一身红衣的黎婉,接下来才是林倾倾。

三人彼此之间,几乎是并驾齐驱,只是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轩宁比黎婉超了半个马头,而黎婉正巧比林倾倾超了半个马头。

黎婉在三人中间。

眼看就要到城门前,黎婉左右看一眼,忽然一附身,脚尖在马蹬上轻轻一蹬,整个人忽然腾空而起。背上没了重物,月白速度骤然加快。

黎婉身子在空中翻越,再落下时正巧在月白背上。

而此时,月白已经超了其他两匹马,一马当先。

轩宁见此,

听到少女清脆的声音,轩宁眉头微挑,身下马儿速度不慢,“先追上我再说!”

说着,她一扬马鞭,又对着身下的白马道:“你要是再不快些,可就被月白追上了,如果这样的话,你这张马脸往哪里放?月白可不会喜欢你这样的。”

随着轩宁的话音落下,她身下的白马忽然像是离弦的箭矢,速度瞬间快了许多倍。

马背上,轩宁看着身下的白马摇摇头,原来现在连马都嫌丢脸了?

“喂!你们等等嘛!做什么跑那么快?真欺负人!”

落在最后的董贺兰看着前面的三道身影,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句,颇有些无可奈何。方才在瑛亲王府时,点心吃多了,这会儿不过骑了会儿马,胃里便翻腾的厉害。董贺兰不住在心里责备自己贪吃,若是方才没吃那么多,现在肯定会追上那三个人的吧?

但为时已晚,她的速度渐渐慢下来。

前面三人根本未曾听到董贺兰的话,三人此时间距极小,轩宁在最前面,接着是同样一身红衣的黎婉,接下来才是林倾倾。

三人彼此之间,几乎是并驾齐驱,只是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轩宁比黎婉超了半个马头,而黎婉正巧比林倾倾超了半个马头。

黎婉在三人中间。

眼看就要到城门前,黎婉左右看一眼,忽然一附身,脚尖在马蹬上轻轻一蹬,整个人忽然腾空而起。背上没了重物,月白速度骤然加快。

黎婉身子在空中翻越,再落下时正巧在月白背上。

而此时,月白已经超了其他两匹马,一马当先。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