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相爷脑子又抽筋了 > 第四百五十四章 考验他功夫的时候了
听书 - 相爷脑子又抽筋了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四百五十四章 考验他功夫的时候了

相爷脑子又抽筋了 | 作者:汧河| 2020-02-19 09:02 | TXT下载 | ZIP下载

飞火本想着和藤萝再说些什么的,却见到司徒尘给自己倒了杯茶放在面前,而司徒尘已经端起茶杯正往嘴里送呢。

“别喝!”飞火低声喝道。

司徒尘端着茶杯的手一僵,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后怕地将茶杯放下。

按照飞火的猜测,苗莺当然不会傻到直接在茶水里放毒,要是宴会还未开始就已经有人因茶水问题而倒下了,肯定会引起混乱。

但也不排除茶水里没毒,或许单喝茶水不会有中毒现象,还需要外在条件辅助,才能使毒发作。

所以,现在还未到开宴时间,最好还是不要动这桌上的任何东西。

司徒尘也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不太深思熟虑,差点就中招了!

“怎么了吗?这茶水是有什么问题吗?”藤萝跟随了飞火这么久,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就这么阻止喝这茶的。

飞火摇摇头:“现在还不清楚,但你们最好还是不要动。”

“师兄,嫂子,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秦惊霆一听就晓得这是要搞事情啊!他人今天就在这里,怎么着也要掺上一脚啊。

“其实也不是什么事,只是有人想在宴会上加害我们,我们才会如此提防。”飞火说得很模糊,她其实并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让苗莺受到不该受的惩罚。

藤萝左看右看,生怕真的有坏人就在身边蠢蠢欲动,“到底是何人?这般下毒手。”

“那人是在这宴会上吗?师兄,你可有让兵部的人来围捕?”秦惊霆觉得那个想对丞相下手的人感到悲催,和谁作对不好,非要是丞相,不晓得司徒尘这个人阴险吗?

司徒尘摇头:“对方的底细我们已经查清了,我们自己能处理好,不需要兵部的力量。”

“可若是那人要下毒,在场的其他人怎么办?”秦惊霆也实在是担心这个问题啊。

飞火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递给了秦惊霆,“现在还未开宴,你去将这个放在第一道上席的汤里,能解百毒。”

秦惊霆接过白瓷瓶,挑挑眉,这是要考验他武功的时候了?

这炎天国的宴席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第一道上桌的菜一定是汤水,故若是将解药直接投放到汤水里,那所有人都会先喝了解药,就算其他菜品里有毒也不怕了。

只是嘛……

等飞火见到秦惊霆拿着瓷瓶时,她才想起来一个问题,“秦公子,你会武功吗?”

若不是用武功偷偷将毒药放到汤水里,那要用什么理由靠近厨房将解药放进去啊?

秦惊霆将瓷瓶放在手中把玩着,一副老神在在的淡定样,“没理由我师兄文武双全,而我只能有文艺天赋啊?”

听到这话,飞火就放心了,听着似乎还挺自信的,那她就不管了。

“你行不行啊?就你那三脚猫功夫,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耍杂技的呢。”司徒尘毫不客气地打击着。

秦惊霆傲娇地哼了一声,他武功是不及师兄,可不代表他差劲啊!

趁着周围宾客还未到齐,而人多混乱,秦惊霆趁机溜走了。

飞火看着周围吵杂的人群,就这么有神了。

她在想,如今龙息影已经死了,再也没有了能帮苗莺的人,苗莺能够对付丞相府的机会,也只有今天。

若是只单单靠下毒这种办法,那么一旦今天不能成功,那么苗莺就再也没有能与她较量的机会!

苗莺想用这样的办法夺回小幸,但飞火也不能直接就让苗莺的所作所为暴露在人前,她怕会有人将苗莺的一切都强制捆绑在小幸身上。

等小幸懂事了,要是让他知道自己的亲娘是这般,小幸会作何感想?他还有一个姐姐,他又要怎样看待?

所以,她不能让人知道苗莺就是小幸的亲娘!不是因为苗莺身份低下,而是因为苗莺今日的所作所为!

苗莺这次下毒,可不是只单独下到她的这桌菜肴上,毕竟苗莺不可能事先预知到她会坐在哪里,下了毒的菜能不能到她所在的桌上,也不能确定她会不会吃到下了毒的菜。

所以,苗莺肯定会在所有的菜里下毒的!

苗莺只是厨房里打杂的,能接触到食材的机会,要么是外出采购,要么就是帮忙摘菜洗菜。

厨房里现在肯定很多人,苗莺肯定躲不过别人的视线的,所以能下毒的地方,只有水了!

若是所有菜品都用有毒的水清洗过,上面自然会残留着毒,龙息影给的毒药肯定不是一般的毒,或许只要一点点,就能送人归西!

先不说她想的是不是对的,反正菜里肯定是有毒的,她不得不防!

“来,小幸,娘给你糖吃。”飞火拉回思绪,在袖中掏出一小颗用洁白丝巾包裹着的糖果来。

这是添加了蚀岩草的蔗糖,小幸吃下后,就不怕他会中毒了,以防万一,若是秦惊霆没能成功投放解药,她也能安心一点。

“这糖……”司徒尘看着这颗微微有些发绿的糖,这真的是糖吗?!

飞火二话不说直接将糖塞到小幸嘴里,“我在里头加了蚀岩草。”

小幸把糖含在嘴里,砸吧砸吧着嘴,小眉头时不时皱起,这颗糖吃起来味道有些怪怪的,又甜又涩……

“呵呵呵……”看着小幸如此表情,藤萝都忍不住笑了,“小幸是不是觉得味道奇怪啊?”虽然她并不知道蚀岩草是什么,但肯定是好东西,就看这味道合不合胃口了。

味道啊……飞火回想了一下制作出来的蔗糖的味道,好像是有那么点违和。

但现在这种时候,就凑合着吃吧,总好过直接将蚀岩草塞进小幸嘴里吧。

没过多久,秦惊霆朝摇着扇子大摇大摆回来了。

飞火就看着他手中的纸扇,这扇子是从哪里来的?刚刚都没见到他还拿有扇子啊?

“怎样?”司徒尘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秦惊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得意了,“我出马,那是妥妥的。”

“要是不妥,你就可以去找阎王下棋聊天了。”司徒尘瞟了秦惊霆一眼。

听着是在损秦惊霆,但司徒尘这话说得不假,若是没有成功,那么一旦中毒,那可就是回天乏力了!

秦惊霆点点头:“要真去地狱,我肯定要拿你垫底。”

“胡说什么呢,呸呸呸,这么不吉利的话可不能瞎说!”藤萝扯了一把秦惊霆,什么地狱不地狱的,如此晦气的话能随便说吗?!

秦惊霆看着藤萝如此紧张的模样,觉得甚是可爱又好笑,“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飞火在一旁瞧着,觉得当初将藤萝嫁给秦惊霆的举动是正确的,现如今,他们不就是心意相通了吗。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