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 第293章番外9
听书 -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293章番外9

麻二娘的锦绣田园 | 作者:冰河时代| 2020-03-26 10:45 | TXT下载 | ZIP下载



幕僚回道:“赵大人学了前朝名官裴公断案,一没追述巫蛊动机,二不查宫中与之相关人员……”

“那他查什么?”萧林知道前朝裴公,可他断的案子那么多,他想不起那一件与巫蛊案相似。

“回大人,萧大人只查了那只木偶身上的衣服与针。”

“衣服与针?”

“是。”幕僚道:“就用这两点,把萧贵妃从这件案子中摘了出来。”

光凭木偶身上的衣裳?不仅萧霖惊讶,就连宫中的皇帝也甚是惊讶,三法司已经把审录的卷宗递到了他手中。

光木偶身上的衣裳布料从来源出处、流转过程,一直到最后怎么制成了木偶的衣裳到了萧氏的梳妆台下面,简直就像民间艺人写的小话本子。

能做到龙椅上的人当然不简单,整个‘小话本子’一个字都没有提过是何人用了布料、做了衣裳套到了木偶身上,又是何人把木偶藏到了萧氏的梳妆台下面,可是隐藏在其中的答案已经不言而喻了。

元泰帝双眼紧眯,他知道赵侍郎为何不揭开用布料人的身份了,他在等着他示意。



刘载离坐在自己的私人宅邸,偷偷与赵雨彦等人会面,“皇上会给出示意吗?”

萧霖叹气:“难……”

夏臻沉沉的坐在椅子,他现在的心情一点也不在京城,北方辽国通过十年图治,带着三十万大军绕过西北凉州,从东北长堰河沿岸一路向前,已经攻陷了大魏朝三座城池,估计消息就要到京都了。

赵雨彦抬头看了眼夏臻,见他没吭声,问:“北郡王……”

夏臻收回神思,“不知道,要等!”

“是啊,要等。”赵雨彦抿抿嘴,他手中大把的能致司马家落马的罪证,只要皇帝让查下去,他就雷庭出击,攻他不备,让司马家消失在大魏朝。

“夏郡王,看你目光稳然,你心中似乎有了答案。”刘载离看向面前的北郡王,对他既熟悉又感陌生,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按道理来说,他与他见面不多,应当不熟才是,至于陌生,北郡王十年来难得进一次京城,陌生很正常,可是他脑子中又有一种了解他为人的感觉,他又不知这种感觉来自何处,还真是奇怪。

夏臻感觉到了刘载离对他的疏离,而且这种疏离不是刻意的,就好像同朝为官,偶尔因为公事坐到一起讨论的感觉。

对于这种感觉,夏臻既解脱又有些怅然若失,至于解脱什么,他能明白,是不再担心对方肖想自己的妻子,可是怅然若失什么,他想不明白了。

既然想不明白,那就不想了吧,以后以一般同僚相处,这样也好。



淑妃殿,麻慧儿不时派出宫女悄悄打探宫中情况,宫女把外面的消息带了进来,“萧贵妃无罪释放了。”

“回到以前的贵妃殿了?”绿绮帮自家主人问了话。

“回绿姑姑,奴婢打听了,没有。”宫女道:“皇后说,虽然木偶巫蛊与她无关,但东西毕竟在她梳妆台下面搜到的,她管理不善,被降了两级,成了三等婕妤!”

麻淑妃感慨一笑:“听云乐讲古,我才知道,不管是古代还是前朝,只要遇到巫蛊案,就算是清白无辜,一旦沾上,就会粉身碎骨,萧氏能全身而退,得感谢她的娘家,是娘家的强大,让她得以周全。”

“娘娘说得对。”

绿绮好奇的问:“既然不是萧贵妃,那……”

宫女摇头:“听说三法司会审,只查木偶,其他什么也没有查。”

“那这案子岂不成无头公案了?”

“回绿姑姑,估计是。”宫女附合点点头。

绿绮打了赏,让小宫女出去了。

等房间内没别人了,麻慧儿才问女儿,“乐儿,他们为何不查下去呢?”

云乐撇嘴:“照着史书上写,这样的大事被压下去不查,有两种情况……”

“那两种?”麻慧儿急切的问。

十三岁的云乐,如个小大人一般,沉稳回道:“一是捋之人实力不够,不敢把事情捅出来,二是被捋之人可能极负盛宠,就算想动,他的靠山未必想让别人动他。”

女儿的话,麻慧儿好像听懂了,“云儿的意思是,放木偶陷害萧贵妃的是司马家?”

云乐肩膀一动,无言的默认了。

“我的老天啊!”麻慧儿捂嘴,“她怎么敢?”

云乐冷哼一声,“有儿子的都敢。”

麻慧儿被女儿说得哭笑不得,“这种话不要乱说。”

“那是当然,我又不是嫌自己活得长了。”云乐如叛逆少年一样翻了个白眼,“再等个几天,要是没动静,司马家这一页就算翻过去了,就安全了。”

麻慧儿皱眉,“司马家这样张扬,皇后娘娘不会放……”

“母妃,这不是我们要操心的。”云乐嘻嘻一笑,打断了她娘的话。



没有了父亲在身边,风之平找到了父亲的学生魏大人,与他在署衙不远处的茶楼里喝茶。

“除了有特别的事,否则那位是不会动已经用得顺手的司马家。”

风之平问:“什么样的事算‘特别’之事呢?”

魏大人喝了口茶,凑近他,低语道:“比如有战事,需要夏臻等人,夏臻等人的作用胜过司马家,那位才会考虑让人去查司马家。”

“可这样对太子也太不公平了吧。”

魏大人轻轻摇摇头:“这谁知道呢!”



夏臻回到府中,进了后院,发现妻子把很多东西都收拾好了,“你这是……”

“听说赵大人已经摘出萧贵妃了,马上就可以动司马家了吧?那我们就可以回家了呀!”

夏臻轻轻一笑,“嗯,差不多。”说完,坐到榻边,显得无精打彩的样子。

“怎么啦?”麻敏儿放下手中的东西,歪坐到他腿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什么事让你不高兴?”

“不知道,说不上来。”

麻敏儿见他很累,额头贴到他额头,“自古以来,荣华富贵都是这样,没有付出,那有得到。”

夏臻双手抄过妻子腋下,搂住她微微有些胖的小蛮腰,与她挤了挤头,“是啊,道理都懂,可就是想过田园般的日子,不想再拿刀拿枪了,累。”

“感觉累,说明你老了!”麻敏儿笑道。

“嗯?我老?”没精打彩的夏臻,眉毛一下子挑得老高。

“啊……”看到男人目光突然变了,麻敏儿后知后觉要蹦开,可惜已经晚了。

“你家夫君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不老’……”夏臻抱着妻子一个旋转,两人双双到了床上。

“夫君大人,天还没有晚呢!”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