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和仙君同归于尽后 > 179 前尘2
听书 - 和仙君同归于尽后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179 前尘2

和仙君同归于尽后 | 作者:妖凰| 2019-12-11 08:47 | TXT下载 | ZIP下载



她跟着容沉回到不周山,没有人有异议,当初她原以为是不周山仙门之首,气度非常,却不知,那是容沉在他师父门外跪了半宿求来的。

鹿灵筠在容沉的记忆中看到了仙主冷厉的神情,还有那段对话。

“山海印一旦开印,印主则灭情绝爱,再无七情六欲苦楚,此生守天地,护苍生,你竟不愿?”

“仙主,容沉……直想守她一人,护她一人。”

“以你现在的力量,你觉得自己能做到吗?”

“万死不言退……”

直想守她一人,护她一人……

他那般不善言辞,却一个个去找他的师兄师姐们,拜托他们照顾她……

“她遭逢巨变,若是有不到之处,还望师兄能体谅……”

她从容沉的视线里看到了他的同门看她时复杂惋惜的视线。

不周山内定的未来仙主,修为尚未大成,却已囿于儿女私情……

她想为浮光门伸冤,容沉一次次去找仙主,替她作保,替浮光山作保,迎来的却是仙主一次比一次冷厉的视线。

她与楚含除魔时魔气入体,容沉守了她两夜三天……

后来她冷眼旁观迟鸢报仇雪恨,犯了仙门大忌,不周山却只是让她悔过一月,她当初却不知道,是容沉替她担下了更重的责罚。

她每在悔过崖度过一日,容沉便要在外白日下山除魔,夜晚寒潭罚跪……那些原本都是她要受的惩罚。

白日耗费修为,夜晚寒气刺骨……

但凡稍微有点时间,他便来悔过崖看她,可每次,她都问的是,琢玉山何时来,她何时能出去与琢玉山对质。

其实,就连允诺她走出悔过崖与琢玉山对质,都是容沉向仙主求来的。

作为交换,他必须捉住不周山潜逃的一只夜魔……

也是那次,与夜魔交手,容沉险些丢了性命,回到不周山被救了半日才捡回一条命来。

他晕过去前,唯一说的话就是拜托替他治伤的楚辞带她去正殿……

却没想到,就是那次,她被人带到地宫,遇到了前魔尊花影,成了下一任魔尊……

继承前魔尊修为后,原本,仙主是要直接杀了她的!

容沉为她求了一条命在,可即便能活命在,她却必须剔除魔根。

那日她孤身潜逃,原以为容沉阻她,却原来……不周山早已做好准备,只待她逃跑,便趁势将她击杀!

由那位仙主亲自动手,将她这个羽翼未丰的魔尊、仙门未来的死敌,扼杀在摇篮里!

容沉一遍又一遍告诉她,他会护住她的灵根……鹿灵筠当初知道那不过是托词。

天雷劈下,后果如何谁能保证……可不想,他原来是去了万妖谷。

只因为听闻那里有能护住她灵根的神药。

他找到了……九死一生带神药回来,却依旧没能保住她。

在容沉的记忆中,他在万妖谷几乎丢掉性命的记忆都是模糊的,可她醒过来时对他冰冷的神情……却清晰像是被刻画过一般。

后来她逃离不周山,入主赤离渊……仙主更是决意要除掉她。

当初的她,根本不可能是仙主对手……

仙主已经准备亲自前往赤离渊,却被容沉拦住。

容沉再次为她求了一条命,代价便是……他继承山海印!

继承山海印便意味着灭情绝爱。

承印的瞬间,鹿灵筠听到容沉闭上眼前低声呢喃。

“……我只要这世间,再无能欺她辱她之人。”

他成为山海印主,可承印到开印还有不知多久时间……开印前他都不能算真正的印主和仙主,而他已经再没有东西可以用来和仙主交换。

他只能拼尽一切办法想要阻止她,害怕她再次惹起仙主杀机……却不想,两人竟是一步步变成仇敌。

问仙门那日,容沉失手伤她,并非有意,而是山海印开始与他融合,他没有控制好自己的灵力。

他没想到,想尽一切方法想要护她,她却伤在自己手中……

容沉想要找她,可山海印已经开始融合,他必须闭关!

闭关前,他寻来了往生果……往生果属于低级妖族,难以成精化形,却有一特质,可承载神魂。

鹿灵筠眼睁睁看着那往生果被容沉的灵力催发、生长、化形……变成另一个容沉。

带着妖气的容沉,或者说,她身边那个小哑巴。

再往后的一切,在容沉的记忆中都变得格外鲜活,也让鹿灵筠看的有些面红耳赤……

随后便是与仙主那惊天一战。

被雷电囚住的时候,容沉想告诉她不要担心,想向她表明身份,可往生果化成的人形口不能言,无奈,他只好唤她呦呦……可鹿灵筠那时候红了眼,根本没去想,这个小哑巴是怎么知道她小名的。

往生果化成的替身在雷电中陨灭,容沉的神魂回到自己身体里,可因为依附那往生果的时候神魂有损,回到自己身体里的时候昏睡了几日。

他刚醒,面临的就是鹿灵筠要打开暗域之门,毁灭世间的局面……再没有转圜余地。

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不知什么邪祟幻化成他的模样骗她打开暗域之门。

可即便如此,在那样的关头,容沉依旧找到了解决方法,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思考多少时间。

保住鹿灵筠,阻止暗域之门的打开。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要保住她……

要阻止暗域之门,就要想办法毁掉魔神令,要毁掉魔神令,便要杀死已经被魔神令认主的魔尊……可容沉根本不可能杀她。

所以,他冒着自己被反噬而死的危险,选择打碎魔神令,将魔神令与鹿灵筠之间的关系暂时切断,然后……制造了同归于尽的假象……

鹿灵筠醒来的时候,她看到容沉时,是慌乱的,却不知,容沉当时也是慌乱的,这一慌……就临时起意装失忆。

他不敢面对她的敌视和厌恶……然后便是一路的自欺欺人。

等到在浮光山陷入地宫之下,鹿灵筠扔下他逃离……容沉重伤又失血,被山海印的力量压制住,他才是真的失去了神智。

可即便失去神智,他唯一记得的事情就是要找他的夫人。

他们有夫妻之实,又有夫妻之名……在他心中,已是真真切切的夫妻了……

直到在琢玉山中了锁灵术,为了从灵渊幻境中脱身,他的意念变强,从灵渊幻境中脱身的时候,终于摆脱山海印的压制,恢复神智。

可他知道,山海印要开印了……

一旦开印,他便会成为灭情绝爱的仙主……他强压着山海印的力量不想开印,却碰到睚眦作祟。

要拿下睚眦,他便不能再压制满身修为,只能出手,可一旦出手,就再也无法抵御山海印的力量。

自此,世间再无小跟班容沉,只剩下没有七情六欲的仙主……他甚至没有机会、也没有勇气去告诉她一切,或者说,他也没想过要告诉她。

他给自己下了禁制,他的灵力,永远不能伤到她!

而除了他,这世间再少有人是她的敌手……她已经不需要他了。

他许了她喜乐顺遂……

至于这悔过崖,则是从他成为天枢君后开始布置的……一点一点,将他记忆中无比清晰的那个地方,重新还给她……

鹿灵筠缓缓睁开眼,静静靠坐在床上。

吐出了所有容沉梦境中的记忆,小貂儿委顿下去,蜷缩在她床上陷入睡眠,鹿灵筠扭头看着石人:“食梦兽你找来的?”

石人点点头。

鹿灵筠不说话了,她定定看着眼前虚空的某处,面上神情不显,心中却已经是地覆天翻。

她怎么也想不到,容沉会……

这怎么可能呢,他那么冷冰冰的,从头到尾……她竟是半分都没有察觉。

可就在她以为世间只剩她一人的时候,却有一人,却默默的为她做了这么多……

想到前些日子自己的心悸心动,鹿灵筠倏地失笑开来。

她按了按眉心,低低叹息。

老天,也算对她存了怜悯之心……

就在这时,山下忽地火光大作,人声四起……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