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凤倾九重 > 番外九 让步
听书 - 凤倾九重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番外九 让步

凤倾九重 | 作者:蜡笔仙人| 2020-01-08 09:04 | TXT下载 | ZIP下载

青杏回到车边,将包裹递了进来。

迟静姝接过,打开,扫了一眼,点点头,“嗯,走吧。”

翠莲瞄了一眼,心下有些纳闷。

随后就见马车绕了个弯,来到京城最大的客栈第一居。

更加疑惑了,“小姐,咱们不回宫么?”

迟静姝摇了摇头,戴上帷帽,拎着那包裹便下了车。

门口,掌柜的一脸故作镇定却止不住双腿发抖地站在一旁,磕磕绊绊地赔笑,“恭,恭迎贵人,贵人吉祥。”

迟静姝瞥了眼那掌柜的,笑了笑,“不必多礼,只当是一般的客人便可。”

掌柜的立时蹦得跟条弦一样,用力道,“请陛……贵人放心,鄙店无任何人知晓您的身份!草民也绝对不会对外泄露半分您的行踪!”

迟静姝失笑,见这模样也晓得多说无用,便摇了摇头,跟着掌柜的住进了第一居最好的房间里。

进出伺候的自然只要翠莲和青杏。

“小姐,您歇一会吧?

奴婢去厨房瞧瞧,给您熬一碗浓浓的鸡汤来喝,好不好?”

不过奔波了半日,迟静姝的脸上居然就现了点疲色。

翠莲也担心她现在双身子受不住,连说话声音都小了许多。

迟静姝笑了笑,靠在软榻上,从临街的窗户朝外看,马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当真十分热闹。

翠莲见状,便退出了内室,跟在外头的青杏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两人都是十分担心陛下和帝君这回,难道真的闹别扭了么?

而内室中。

迟静姝坐在窗边,支着下巴,瞧底下路边那个卖糖人的小摊贩。

摊子边正围着一圈孩童,焦色的糖一旦画出某个图案,孩子们便齐齐欢呼一片。

那热闹,叫迟静姝隔得这么远,都好想也去尝尝那糖人是何等的甜滋味。

这么想着,便忽而有些口齿生津。

她咽了下口水,这时,突然看到百花大街的另一头,突然冲出重重官兵!眉头不由一皱难道是来找自己的?

随后,却发现,那官兵们,冲进一条与百花大街相连的巷子里,不一时,扯出几个人来。

都是些年轻的男子,却衣衫不整,发髻散乱。

有妇人和姑娘们看了一眼便纷纷遮目,还有男人哄笑搡骂起来。

迟静姝定睛看去,这才发现这些年轻男子,居然各个貌美出众。

而其中一个……“寒烟?”

她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会是他?”

那被官兵们推搡的貌美男子里,正有一个是迟静姝曾经见过的寒烟馆老板寒烟!此时相对其他人来说,他的形容要更凄惨一些,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还有些斑驳的痕迹。

有不少人的目光都十分恶意地在他身上扫来扫去。

他却依旧能面不改色甚至风流风情地朝四周淡淡地展露笑颜。

直到……他和其他人,被官兵推到街边的一辆马车边。

车窗的帘子被掀开一道露出了萧彩月的脸。

迟静姝更加讶然了。

她登基后不久,萧彩月就来找她,说要出宫另过,她就给她封了个号,赏了公主府,另外单过去了。

萧彩月除去逢年过节会进宫意思一趟外,其他时间基本都不见人影。

只偶尔听宫人提起过,萧彩月在公主府里似乎养了不少面首。

回想起她上辈子的做派,这辈子萧厉珏都不问,她自然也不会管。

不想今日竟会在这样的场面下看到她。

那马车离得有些远,迟静姝并不能听到萧彩月对寒烟说了什么,却忍不住好奇地往外探了探身子。

只是头还没伸出去。

腰却忽然被人从后头搂住,接着,耳边传来熟悉的温凉又温柔的责怪声,“当心些。”

迟静姝一怔,按在窗棱上的手猛地抓紧,垂了垂眼,没出声。

身后,萧厉珏却将她抱了下来,坐在自己腿上,摸了摸她的手,发现是热的才放下心来。

低声道,“也不跟我说一声就跑出来,是真的生气了?”

迟静姝就是不看他。

其实心里知道,她看着身边好像常年只带着青杏和翠莲,实际在暗处,还有龙十二专门带领的一支暗卫在保护自己。

她出宫,去了哪里,又会停在什么地方,根本逃不过萧厉珏的耳目。

见她不说话,萧厉珏也不勉强,扭头看了眼那边萧彩月的马车。

“萧彩月问那娼奴,为何要离开?

我待你不好么?”

迟静姝眼神一闪,朝萧彩月那边动了动,又忍住。

萧厉珏的声音继续在耳边响起,“那娼奴说,娼家若是不走,便必死无疑。”

迟静姝眉头一皱,没听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萧厉珏却知道,这寒烟,是穆晓峰的人。

当年,他杀了穆晓峰,清杀他在后宫布置的所有暗桩,这寒烟就是一个。

只是,当龙卫去碎玉轩抓人时,这人已经逃了。

后来龙卫又开始清缴穆晓峰在宫外布置的所有情报网时,又挖了寒烟馆,那寒烟再次不知所踪。

漏网之鱼,萧厉珏料定他不会掀起什么风浪来,便没有再理会。

不料,这人,居然入了萧彩月的眼,连公主府兵都出动了来捉拿。

回头要治萧彩月一个扰乱京城治安之罪。

这么想着,被他抱着的迟静姝听不到后续,终是忍不住问:“萧彩月怎么说?”

萧厉珏轻笑,“愿意跟我说话了?”

迟静姝嘴一抿。

萧厉珏又看了眼马车那边,笑道,“她让人将那娼奴给抓走了。”

迟静姝立马回头,果然瞧见,只有寒烟一人被萧彩月带走,其他几个娼奴,全被扔在大街上,被一众婶子指指点点唾骂不止,赶紧掩面走了。

不由皱眉,“萧彩月这行事也忒跋扈了些吧?

当街撸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萧厉珏又看了眼怀里的小家伙,心道,那再给她加个罪名好了。

将她抱得紧了些,“昨日是我说错了,你莫要气恼。

这孩子,你若想留,便留下吧。”

不料,迟静姝听到这话,居然更气了。

一下挣脱开他的手臂,站到了对面。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