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东宫藏娇 > 第317章 爹爹回来再说
听书 - 东宫藏娇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317章 爹爹回来再说

东宫藏娇 | 作者:十七年柊| 2020-03-26 10: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茶汤新沏,水雾氤氲。

池棠迫不及待去捧,一伸出手,却发觉自己抖得厉害。

轻罗忙拢住她的手,蹙眉道:“姑娘怎么冷成这样?我去给姑娘”

“你出去!”池棠用力抽回了手。

轻罗愣了愣,随即难堪得涨红了脸。

“冬芒也出去。”池棠又道。

轻罗这才脸色缓和了些,同冬芒一起退下。

门关上,屋里只留了池棠、夏辉和银烛三人。

“你和芳姑是什么关系?”池棠问道。

“主仆。”银烛答道。

池棠倚在桌旁,捂紧了茶盏,低声道:“你几时跟的她,对她的事知道多少?仔仔细细地说,一丝也不要漏。”

银烛应了声“是”,絮絮道来。

池棠一边听,一边望着茶盏上的雾气出了神。

银烛说的都能同芳姑的话对得上。

六年前芳姑逃避追杀躲到了昌松,买了银烛照顾自己,因身子每况愈下,便起意进京见她一面,告诉她当年的真相。

莫三已经确认了芳姑的身份,芳姑也确实死了。

所以芳姑说的,都是真的?

池棠控制不住双手再次剧烈颤抖起来,手心的茶盏也跟着直颤,磕碰着桌子“嘭嘭”作响。

夏辉眼眶一热:“姑娘”

“不要说!”池棠低声喝止。

夏辉默默上前将茶盏从她手里拿出来。

“银烛,出去!”她咬紧了牙关,僵硬地说。

银烛应声退下。

门打开的一瞬,外面诸人齐齐转头望进来,朱弦更是直接走了过来。

“把门关上!”池棠道。

夏辉匆匆跑过去关门,气得朱弦直拍门板:“池小棠!你反了是吗!”

“锁门!”池棠颤抖着声音又加了一句。

她现在很不好,她不想见任何人!

池棠突然跳下坐榻,跑进卧房,将窗也关上锁了,随后爬到床上,钻进被子,将整个人严严实实蒙住。

夏辉进来时,就只见床上被子缩成小小的一团,止不住地颤抖着。

泪涌而出,夏辉捂住嘴忍不住呜咽一声,又抹去眼泪,扑到床上去拉她的被子,压低了声音哭道:“姑娘,你别这样,别”

“别说话!”池棠突然自己掀开了被子。

头发被捂得凌乱不堪,她双目通红,含着泪,如染着血,眼里似水火交融。

“现在什么也不要说,等爹爹回来再说!”她的声音嘶哑得几乎听不见,“他很快就回来了!”

夏辉忍泪将她抱进怀里,低声道:“姑娘别怕……别怕……也许、也许芳姑是骗我们的!”

池棠在她怀里摇头,喃喃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谁也不信,等爹爹回来……等爹爹回来再说……”

“姑娘?”窗外突然喊了一声。

池棠不自觉惊跳了一下。

夏辉忙将她抱紧,安抚道:“没事没事,是冬芒”转头向外,“什么事?”

冬芒答道:“薛郡君来了!”

“薛筝!”池棠不自觉抓紧了夏辉的手臂,“她来干什么?”

夏辉忙拍拍她的背,道:“姑娘忘了?今天中秋,姑娘要进宫赴宴,薛郡君应该是来接姑娘一起去的。”

“不!我不能去!”池棠喃喃了两声,强自镇定道,“去回了薛郡君,我今天身体不适,不进宫了!”

她现在情绪糟糕透了,不可能瞒得过薛筝。

听到这样的回答,外面一干人都是大吃一惊。

媚娘顿时柳眉倒竖,拖着银烛离开几步,低声喝问:“你今天到底把姑娘带哪儿去了?怎么回来就这副模样?”

银烛低头不语。

媚娘恨得掐了她几下,她也还是那副死样子。

众人只好将目光移向一起出门的青衣和朱弦。

青衣摇了摇头。

朱弦皱着眉,一脸烦躁。

问题肯定出在那个芳姑身上,可她也不知道芳姑跟池棠说了什么。

早知道这姑娘会受那么大的刺激,她当时就该上去偷听。

要是刺激出毛病来,池长庭回来她可怎么交代?

想了想,走到窗前,轻咳两下,柔声道:“小棠棠啊,你要是受了委屈,不是正好进宫跟你家太子告个状?有太子在,谁能欺负你呢?”

里面静了片刻,池棠再次开口:“朱师叔”

“在呢!在呢!”朱弦欣慰极了。

“烦请朱师叔亲自替我回了薛郡君,让她不必进来探望。”

朱弦笑容一僵。

“拜托朱师叔了。”

“行吧行吧……”朱弦怕她又受刺激,只好应了下来。

……

“身体不适?”薛筝皱了皱眉,起身要下车,“我去看看!”

怎么就身体不适了?这么突然不进宫,太子不得急死?

“别看了,给自己留点面子。”朱弦抱臂倚在门前,无奈叹道。

薛筝停下动作:“什么意思?”

朱弦又叹了一声,道:“你懂的,我们棠棠不想见你。”

“这是她自己说的?”薛筝不信。

朱弦挑眉道:“你知道太子往她身边派了多少人吗?你觉得我能不让她出来?”

薛筝脸色变了又变,终是拂袖上车离去。

朱弦摇了摇头,真不知道小棠棠在想什么……

……

池棠想起了今天一天的破绽百出。

“我不去,薛筝也会起疑,她只要随便派人一查,就知道我今天做了什么,那她是不是就会知道”

她今天根本没料到会见到芳姑,为了安全起见,恨不能敲锣打鼓过去,根本没想到掩盖行踪。

夏辉也变了脸色,不知怎么安慰,只能干巴巴地重复:“别怕……别怕……”

池棠喃喃道:“她知道了,会不会告诉齐国公……他们会不会……杀我灭口?”

“不会!”夏辉忙道,“我们有这么多东宫暗卫在,谁也伤害不了姑娘,还有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会护着姑娘的!”提到太子,夏辉一下子有了信心,“姑娘要不要让人给太子殿下送个信?”

池棠却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拉过被子将自己裹住,轻声道:“太子是齐国公的亲外甥……”

“姑娘!”夏辉再次变了脸色。

原来她真的谁都不信。

池棠缓缓抱紧自己,低声道:“不是说东宫密探无所不知?焉知太子殿下不是早知道八年前的事?又或者,他八年前就知道”

一想到这种可能,池棠便觉心脏仿佛被人狠狠掐住,疼得眼泪直掉,疼得无法呼吸。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