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唐补习班 > 第四一五章 变废为宝(下)
听书 - 大唐补习班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四一五章 变废为宝(下)

大唐补习班 | 作者:危险的世界| 2020-05-21 07:52 | TXT下载 | ZIP下载

“这话说的,谁还不是个宝宝了。”李昊吐槽不能,抱怨道:“他郑延是书香门弟,那我还将门虎子呢,真是……。”

“呦呦呦,看把你能的,还将门虎子,门里门外这么多人你这虎子能打得过谁?!”

“我……”门里边是老娘和老娘的侍女,门外是铁柱、席君买,李昊发现自己还真是谁都打不过,憋屈的直挠头:“娘,你可真是我亲娘昴!”

“行了,别在那嘀咕了,快点拾掇一下,岐州那个阎飞白来了,在外面等你呢。”

用别人家孩子刺激完李昊,红拂总算想起了正事:“你前天给人出主意,让人家借旱灾的机会给河道清淤,现在可不能虎头蛇尾,没得丢了李家的人。”

“放心吧娘,我是什么人您还不知道么。”

“就是知道才来警告你,我可跟你说了,现在长安那边对你的风评可不怎么好,你要是再把地方上的官员得罪了,回去之后有你好果子吃。”

一顿大棒打完,红拂带着唯一留下的侍女飘然而去,留下目瞪狗呆的李昊独自回味老娘到底是个啥意思。

要知道,红拂来岐山县已经有些日子了,除了头天对他耳提面命好一顿说教,后来嗨的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等闲连面都见不着的。

思来想去好长时间,李昊也没想出个子午寅卯,最后索性不想了,饭也不吃直接出去见阎飞白那老货。

阎飞白这会儿已经连干了三碗凉茶,坐的屁股都快磨出茧子了,听到后堂传来脚步声,立刻起身迎了上去:“贤侄总算是起来了,你要是再不起来愚叔怕是要急死了。”

“世叔莫急,坐下说,坐下说。”李昊拉着阎飞白回到坐位上:“来人,上茶。”

“别上茶了,喝不下了。”阎飞白挺着‘哐哐’作响的肚子,连连摆手:“贤侄,这两天我好好想了一下,觉得借大旱的机会清淤的确是个好主意。”

见阎飞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李昊心有所感:“怎么?世叔可是有什么困难?”

“这个……”阎飞白搓搓手:“贤侄真是慧眼如炬,愚叔这里其实还真有一事相求,只是不知如何开口。”

见阎飞白一直兜圈子,李昊索性直言不讳:“世叔是缺粮吧?”

去岁煌灾,关中粮食大面积减产,各路州府没有收上粮食不说,今年年初又给百姓补偿了不少。如今又赶上十几年一遇的大旱,更是让本就入不敷出的粮仓雪上加霜,完全失去了应对旱灾的能力。

当然,如果仅仅是用来赈灾,岐州粮仓还是能够支撑一段时间的,最多就是让百姓少运动,多休息,每天只吃一顿稀粥倒也饿不死人。

但如果想要以工代赈,让百姓动起来参与到河道清淤工作中去,每天一顿粥可就不行了,大运动量必然带来大量的食物消耗,不给百姓吃饱饭,那是会有人造反的。

见话题已经被挑明了,阎飞白苦笑一声:“就知道什么事都瞒不过贤侄,也罢,愚叔就实话实说了吧,眼下岐州剩余的粮食若是省着吃,能够再坚持三到四个月,如果征发民夫清淤的话,最多一个月,全府的粮食都将告罄。”

李昊虽然早有准备,但还是被阎飞白的结论下了一跳:“只有这么一点点粮食了?不是,那就算不清淤,岐州百姓也坚持不到秋天吧,我想知道,如果这场大旱再持续一到两个月,岐州岂不是真的要饿死人了?”

“所以愚叔这不是求你来了。”阎飞白满面愧色道:“贤侄看看能不能借愚叔一点钱用来买粮,不用多,十万贯就好,余下的愚叔再让岐州府的乡绅们凑一凑,只要有了钱,愚叔就可以从南方购粮回来。”

“那怎么行。”李昊又不是傻子,一听就不干了,话锋一转道:“阎使君,这世上哪有私人补贴官府的道理,再说就算我肯借钱给岐州府,你岐州府将来又拿什么还我。”

“那,那算我跟贤侄借的成么?”

“呵呵……”李昊冷笑一声:“十万贯啊,在我手里一年时间能让这些钱翻一倍呢。哎就算我看在使君的面子上不要利息,这十万贯你打算什么时候还清?”

之前还一口一个世叔,结果一提钱马上就变成使君了,这狗东西说翻脸就翻脸,长安第一祸害之然果然名不虚传。

好在阎飞白也不是拎不清之人,被怼了一句也不生气,陪着小心道:“世子宅心仁厚,您就可怜可怜我岐州的百姓,下官跟您保证,这钱十年之内一定会还清,若是没有还清便是我死了,我儿子也会继续偿还。”

“十年?”李昊搓着指头,语气一转:“世叔,我给你算算啊,借钱呢我总是需要些利息的,咱们就按正九出十三归来算,驴打滚利滚利,一年给你翻一翻不多吧?

那也就是说,第一年结束,你就欠我二十万贯,第二年结束你欠我四十万,第三年八十万,第四年一百六十万…….”

“停,别,别说了。”阎飞白额头冷汗都出来了,‘咕嘟’咽了口唾沫:“世子,下,下官,不,不借了还不成么。”

开玩笑么,如果照这么个翻倍法,阎飞白别说儿子了,孙子的孙子也还不完啊。

李昊似笑非笑的看着阎飞白,摇摇头道:“那可不成,本世子最是见不得百姓受苦,这钱本世子借定了。”

阎飞白都快要哭了,深深的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找李昊开个口。

明知道他是个祸害,怎么就信了他的邪,以为他会良心发现呢。

“世子……。”

“哎,世叔这是怎么了,莫非是看不起小侄?”

“不是,我……。”阎飞白感觉自己快要被玩坏了,纠结半晌把心一横:“贤侄,你还是给愚叔一个痛快吧。”

“哈哈哈……”李昊终是没忍住,一下子笑了起来,半晌方道:“世叔,刚刚不过是小侄跟您开个玩笑,您别放在心上。”

阎飞白摇摇头,没敢接话,鬼知道这小子一会儿会不会翻脸无情。

李昊见状也不在意,继续笑着说道:“其实真说起来十万八万贯钱在我这里还真不叫事,就算世叔不还我也不会放在心上。可是关中州府太多了啊,我今天若是借给世叔了,明天借不借别人?不借便是得罪人,借,你让陛下怎么看我,富可敌国?自家掏钱养活整个关中的百姓?”

有钞能力是好事,但也要分用在什么地方。

几百年后的沈万三有钱,真真的富可敌国,最后甚至膨胀到出百万两黄金替朱元璋犒赏三军的地步。

可结果呢,老朱一句话,直接抄家充军了,万万贯家财直接姓了朱。

阎飞白之前是关心则乱,根本没想到这些,被李昊一说登时傻眼,无助的喃喃自语:“这,这可怎生事好,难道我岐州百姓就只能……只能……。”

李昊见状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手指轻扣桌面,语带轻松道:“其实……,办法不是没有,关键要看世叔你是不是舍得了。”

“什么办法?”阎飞白精神一振,立刻反应过来李昊应该是在故意吊自己胃口,当下顾不得许多,直接说道:“贤侄有什么要求只管提,只要阎某能做到,绝不推诿半分。”

“好,要的就是世叔这句话。”

李昊起身来到阎飞白面前:“我打算跟世叔做笔买卖,只要世叔答应,不管岐州缺多少粮,我包了。”

“真的?”阎飞白不敢置信的望着李昊,有些不大确定的问道:“贤侄打算跟愚叔做什么买卖?”

“修路,修一条通往渭州的水泥路,岐州需要的粮食可以当做我前期的投资,等将来路修好了,过境费我要收一半。”

对于李昊提出的条件,阎飞白表示不能理解:“贤侄,你……你确定要这样做么?”

“不错。”李昊郑重点头:“只要世叔答应,我现在马上就可以跟你签契约,当然,不是跟世叔个人,而是跟岐州府。”

“为什么?岐州过往的商队十分有限,贤侄就不怕这钱打了水漂?”

关于水泥路阎飞白还是知道的,虽然路面平整,维护方便,可初期投资却也不小,岐州地方虽然不是很大,但要修一条这样的路出来,至少也得三十万贯往上,就这也仅仅是材料的钱,要是算上人工,那花费可以说海了去了。

岐州不比长安,地处偏僻不说,过境的商队也没有多少,真要靠着收过境的费用,估计没有三、五百年连回本都难。

李昊当然知道岐州过境的商队没有多少,不仅如此,他还知道商队为数不多的原因吐谷浑。

不过,如今的形势不比以往,吐谷浑在年初的时候就被折腾残了,国主伏允甚至已经启程前往长安报到,这样的吐谷浑自然不会再继续打劫商路。

也就是说,今后会有大批往来于西域与大唐的商队会选择比北丝路要近上数百里的南线路,而岐州正好位于南丝路的起点。

“世叔先不要管商队的数量,你只要考虑是否答应我的要求便好,若是同意,咱们马上就签契约,粮食一月之内也会给你送到府城。”

阎飞白哪知道这里面有这许多的门道,在他看来这就是李昊故意找个借口来支援自己,当下感动的眼圈都红了:“这个……,贤侄要不再考虑几天?”

“不必考虑。”李昊斩钉截铁的说道:“世叔,如果不反对,咱们这就拟契约。”

时间就是金钱,再过几天鬼知道吐谷浑的消息会不会传到岐州,若是那边消息传过来了,估计再想跟岐州府将‘过路费’五五分成就不可能了。

阎飞白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李昊,不过为了岐州百姓,为了救命粮,却也没跟他再过多的客气,叫来随行的书吏,拿出随身的印鉴,劈哩叭啦一顿操作,契约成!

待到一切尘埃落定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拿着新到手的合约,阎飞白一脸的轻松,打着哈哈道:“贤侄,这水泥路是你鼓捣出来的,要修的话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啊。”

“那是自然,小侄自然不会跟钱过不去。”李昊笑呵呵的说道。

阎飞白咂咂嘴,总觉得自己对李昊有所亏欠。

好几十万两的银子呢,就这么投到岐州来了,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收回成本,这要是被家里大人知道了……。

阎飞白打了个哆嗦,突然想起红拂还在岐山县,这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占了那么大的便宜,还不得提着剑杀过来啊。

越想越怕的老阎犹豫了一下,忽的叹了口气道:“贤侄啊,愚叔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这件事情有些对不住你,要不这样,你看看还有什么其它的要求,只要不违反原则,愚叔一概答应。”

李昊眼珠一转,还有这好事?主动给老子送礼?

既然这样,那老子还客气个啥。

当下,李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世叔既然这么说了,小侄若是再推脱倒是有些不识抬举,不如这样,如果世叔真想补偿小侄的话,便把陈仓县那片没用的山地卖给小侄好了。”

陈仓自古便是六分山一分水三分田,抛去历史意义不谈,产出的粮食连供应自身都做不到,乃岐州有数的贫困县。

阎飞白原本还想着李昊若是想要在其它一些地方置办田产什么的,自己或许有些为难,但听说他竟然想要陈仓的那一片山,当下连犹豫都没有,直接点头:“没问题,不就是一片没用的荒山没,贤侄想要,愚叔便做价二十万贯顶给你便是。”

做价二十万?李昊嘴角抽了抽。

这便宜占的有点大啊!老子很害怕好不好。

陈仓全县十分之六都是山,这个价格等于自己花了二十万买了十分之六个县?

却不知,阎飞白这个时候也有些担心,把一片没用的荒山卖给李昊其实他也是想着废物利用一下,毕竟山摆在那里也是摆着,不如换成钱来的直接。

若是真能卖出去,倒也算是变废为宝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